料将重回买方市场,不良资产盛宴暗藏风险

料将重回买方市场,不良资产盛宴暗藏风险

摘要:经济转型下带来的不断攀升的不良资产,成为了不良秃鹫们的盛宴。近年来,随着国家
产业升级
与经济发展需要,以及投资风险的加剧,导致金融不良资产和企业不良资产总量飙升,目前预估其总量已达10万亿级别。
不良规模的增长,引来越来越多的机构和资金蜂拥而…

作者 李铮

  经济转型下带来的不断攀升的不良资产,成为了不良“秃鹫”们的盛宴。近年来,随着国家产业升级与经济发展需要,以及投资风险的加剧,导致金融不良资产和企业不良资产总量飙升,目前预估其总量已达10万亿级别。

图片 1

  不良规模的增长,引来越来越多的机构和资金蜂拥而至。继四大国有资产管理公司(AMC)之后,省级和民营AMC也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加之处置平台、律师事务所以及评估拍卖机构等各类不良资产中介服务方,参与不良资产业务的机构数量早已达到上万家。

资料图片:2017年7月,上海,一名男子路过浦东陆家嘴金融区。REUTERS/Aly
Song

  然而,繁华背后是泡沫的膨胀。当前不论是一级市场还是二级市场,不良资产包价格虚高已是公开的秘密,但尽管如此依旧挡不住资金的涌入。不过,这场盛宴究竟如何收场,参与其中的人也是既兴奋又胆战心惊。多位受访业内人士对证券时报记者表示,明年下半年可能会出现一轮低价抛售的二次不良潮,此前一些盲目进场的投资人将面临“割肉”的风险。

上海12月24日 –
中国不良资产市场今年受困于流动性压力快速降温的趋势料在2019年得以延续。基于对明年不良资产供应端将持续放量和资产包价格继续下行的共识,业内判断不良资产交易明年将重回买方市场,同时因处置难度加大参与机构也将更加专业化。

  互联网+不良资产

尽管今年不良资产市场颓势显现,投资机构经历洗牌,不过,外资基金参与中国市场热度不减。随着违约风险暴露越来越多及债转股等政策的推进,活跃参与机构看好明年中国市场更多不错的交易机会,而有投资和处置能力的机构对卖方的溢价能力将越来越强。

  风头正强劲

“明年总体上谨慎乐观,谨慎是因为流动性管理压力还是比较大的,乐观是因为它还是一个很热的投资品种,一些基金现金准备还是比较充裕。”一位地方资产管理公司高管对称,未来几年不良资产供给会持续增加。

  此轮不良周期始于2012年三季度,银行业不良余额和不良率进入上升通道。截至2017年三季度末,银行不良资产余额达1.67万亿元,而关注类贷款余额约3.42万亿元。业内普遍认为,中国不良资产市场的实际规模可能在10万亿左右,这为不良资产行业带来了巨大的市场机会。

一家外资基金人士也表示,中国无疑是一个巨大的市场,地域不均衡、定价趋于理性以及市场透明度的提高都给外资机构参与中国市场带来更大的发展空间,也关注到在经过前两年大浪淘沙后,一些真正具有丰富实战经验的非持牌机构脱颖而出,明年在加大对中国市场投资过程中会有更多的合作机会。

  政策松绑持续催化下,不良资产市场参与主体日渐多元化,目前呈现“4+2+N”模式,即四大国有AMC、地方AMC以及非持牌民营机构,特别是非持牌民营AMC的发展速度不容小觑,尤其在浙江、广东与上海等经济发达省份,从事不良资产处置的民营机构数量繁多。

接受采访的活跃机构人士普遍认为,宏观环境的变化和去杠杆政策执行上的偏差等令可投资标的日益丰富,从银行到非银,从金融机构到非金融机构,从非标资产到标准化资产,加上今年政府平台、城投债,以及国有企业违约风险不断扩散。

  伴随着国有和民营AMC的发展,与不良资产处置相关的服务性机构的业务开始蓬勃发展,这些服务机构包括律师事务所、会计师事务所、拍卖公司、征信公司、资产评估机构等。

从目前不良资产包供应主体银行来看,长城资产副总裁胡建忠指出,监管趋严令造假成本提高,以前面对集中度可以表内转表外,面对不良可以理财代持,面对“两高一剩”可以找通道买收益权,资管新规实施后,统统一穿到底,腾挪空间全无。躲无可躲、藏无可藏。作为银行的操作层和管理者,绝大部分人不愿意再冒风险,以身试法,做数字游戏。

  “互联网+不良资产”更是与时俱进。据中国不良资产联盟(下称“联盟”)不完全统计,2016年一季度末,与不良资产相关的互联网公司约25~30家,而截至今年10月末,这一数据已超过400家。

从以四大资产管理公司为代表的一级市场主体来看,基于流动性压力、资本考核压力和利润压力,出货压力增大。

  除了像阿里拍卖这种将不良资产拍卖处置放到线上平台外,大部分互联网不良资产公司多是从数据和工具的角度做不良资产交易服务。

前述地方AMC高管就指出,四大AMC去库存的压力会非常大,前两年高价买入的资产包如何处置是焦点,“老的卖不出去就不敢买新的,一级市场的承接力会受到限制,但站在投资方来说明年是比较好的年份,会有一些性价比非常好的包出来。”

  联盟执行主席贺国强在接受证券时报记者专访时表示,不良资产行业竞争有四大核心要素:一是资金实力,具体包括资金的规模、资金期限、获得资金的门槛,以及资金使用的灵活性,四大国有AMC主要优势就是资金实力强;二是专业团队,不良资产是个小众行业,项目多是“非标”,因此对人才的专业性要求高;三是数据,不良资产的信息高度不对称,特别是在债务数据、资产数据、评估数据等方面,降低信息不对称是交易的一个关键;四是工具,目前市面上开始探索做的工具主要是资产信息的尽调系统和资产全周期管理工具。

银保监会数据显示,三季度末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2.03万亿元人民币,较上季末增加751亿元;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1.87%,较上季末上升0.01个百分点。

  “参与主体越来越多,使得未来不良资产发展的趋势就是精细化,这也是一个行业走向成熟的必经之路。”特资网总经理湛龙对证券时报记者表示。

tmsnrt.rs/2GF9UWp

  资金涌入致价格虚高

据普华永道估算,2015年以来,外资银行和基金已经在中国不良资产上投资了20亿美元,其中有15亿美元的交易是在过去18个月里达成。

  群雄逐鹿不良资产市场固然能加速行业的精细化,但也容易造成“混战”。不少从业人员向记者反映,2016年下半年以来,不良资产包的价格一路走高,甚至有的地区的一级市场出现过全价或溢价转让的情况。

tmsnrt.rs/2Sj6fiz

  “要说今年的资产包有什么最大特点,非‘贵’莫属,一些地区甚至出现过溢价出售的资产包。”广东一从事不良资产业务的人士对记者表示。

**成交萎缩,价格继续回归理性**

  湛龙认为,一二级市场资产包价格一路攀升的直接原因,在于越来越多的资金涌入不良资产市场。这些资金中,有些是由于资产荒导致无其他高收益投资,所以在此寻找合适的投资机会。

今年以来,不良资产价格泡沫开始破灭,资产价格的下行令前两年高价“抢包”机构流动性捉襟见肘甚至爆仓、跑路,对处置效率和处置收益形成负面影响。

  “这部分资金中有些还是理性的,如一些行业资金、产业资金,对不良资产行业还是有一定了解,但有一些社会募集的资金,如第三方财富公司、互金公司等就相对盲从。”湛龙说。

可以说,不管是一级市场还是二级市场的参与机构,资金实力已经大不如从前,这从频频流拍的不良资产包交易中亦可得到印证;而承接力有限将对明年的资产包价格形成实质影响,在供需此消彼长下,成交价格继续下降是可以预见的趋势。

  此外,还有一部分资金来自于AMC做大主业的投入。上述广东人士称,监管现在要求AMC要回归不良资产主业,使得AMC原有做其他业务的资金重新回流到不良资产业务上。

业内人士透露,四季度某国有大行广东省分行一个出表后转委托的不良资产包在广金所挂牌,底价下调三次,仍然流标;而成交活跃的浙江市场,今年以来大多数是底价托底成交,机构报价趋于理性。

  “以一级市场来说,AMC从银行手中高价买资产包,有时是非经济因素在主导,AMC要保持一定的市场占有率,有时就要不惜高价收购。”该广东人士称。

一位四大AMC人士表示,下半年资产推荐会能够成交的寥寥无几,一是承接力不够,民营资本资金不足,只能消化个别小项目,二是外资不敢大举买,缺乏本地服务商进行清收处置。

  不过,一四大国有AMC的部门高管认为,从银行角度看,今年出售的资产包价格高,也因为资产质量不错,房产、土地等抵押物充足,“银行这几年来不断加大不良资产处置,相对好一点的资产自然倾向于留到后面出手”。

“最有钱的还是外资,但他们缺乏服务团队去收资产管资产,谁帮外资去投,谁帮外资去退,这是个问题。“他补充称。

  不过,贺国强认为,当前一级市场的交易多是依赖对抵押物(主要是房产)的估值,买方实则赌的是房地产行业的长周期趋势和政策导向,不良资产交易对房地产的依赖性非常强。

东方资产副总裁陈建雄此前表示,当前,不良资产包的成交价格明显回落,流拍率显着增加,平均对价从今年一季度到三季度下跌十多个百分点,行业步入处置难、融资难、管控难、定位难的“叠加期”。

  风险点爆发

**处置难度加大,参与机构更专业化**

  或在明年下半年

经历了泡沫破灭和机构洗牌后,不良资产市场已逐渐回归理性竞争。部分投资者因陷入流动性危机自顾不暇或主动离场;一些机构因为募资能力强大而投资处置能力较弱,转而开始做不良资产的配资生意;其他投资者则出于对收入风险程度的偏好,逐渐淡出投资,退而只做服务商。

  不少盲目资金涌入不良资产领域,看重的是前两年这个行业高达30%左右年化回报率。然而,随着越来越多的资金企图分一杯羹,这个行业的回报率也在不断下滑。更严重的是,盲目高价收购资产包的背后,隐藏着巨大的风险,而这一风险已现苗头。

与此同时,宏观经济形势不确定性因素增多,不良资产处置难度加大也给投资机构带来很大的压力。

  “预计2018年下半年将出现二次不良潮,不少投资人将面临低价抛售的‘割肉’情况。”贺国强说。

中国银保监会法规部副主任张劲松本月初在一论坛上表示,处置不良资产慎用查封冻结措施,因一些金融企业包括债权人往往利用债权人的优势,在诉讼中采取查封、冻结企业账户的行为,往往导致处于困境的企业面临破产,给社会经济的发展带来非常大的麻烦,下一步要进一步规范。

  湛龙也认为,明年可能会出现一批投资不良资产的私募基金亏损的情况,一些购买了这类基金的中小投资者将面临损失。

穗甬融信总裁郝光辉指出,资产处置的压力给各大投资机构带来了不小的流动性压力,以及更为沉重的LP谴责压力。这一逆周期行业的情绪也受到感染,逐渐从乐观转向悲观,投放越来越谨慎。流拍率的上升侧面反映了热钱减少,机构的可调动资金规模变小,预计明年在两会前可能出现阶段性的买点。

  “老百姓习惯买一年期到一年半期左右的金融投资产品,去年年底以来资产包价格开始不断走高,所以倒推时间点,预计明年会集中出现一批面临兑付危机的产品到期。”湛龙称。

他并认为,在行业估值逻辑和思路日趋统一的背景下,具有突出终端处置能力的团队更具有生存能力,逐渐脱颖而出。

  实际上,多位受访的不良资产从业人员向记者反映,近两三个月以来,已经有私募基金“玩不转”了,有的是低价抛售不良资产,有的则依靠新发产品募集资金,来填补存续期产品亏损的窟窿。

前述AMC高管也表示,明年对二级市场参与资金的审查会更加严格,加大风险监控;同时也会采取分期付款的配资模式来加大不良资产包的处置力度、

  穗甬融信总裁郝光辉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站在投资者的角度看,不良资产处置市场已是一片“红海”,特别是在一级市场,大量增量资金流入加上杠杆的过度使用,进一步推动价格上行,频频出现面粉比面包贵的情形。如果资产价格出现松动,或者说流动性出现紧缩,诱发新危机的概率非常大。

“本来买入价格高,有人接盘也就算了;现在万一涉及到赃款查封,地方AMC对这项风险以后也有要监控了。一旦涉及到P2P公司买我资产包的钱是赃款,比如非法集资或者恶意买包,作为卖方就有风险;券商的产品,要证明资金是合格投资者,以前只要钱拿进来就认了,以后就越来越规范。”他解释称。

让更多人知道事件的真相,把本文分享给好友:

审校 林高丽

更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