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金贷行业再上紧箍咒,别再授权芝麻信用了

摘要:继网络小贷牌照发放被暂停后,现金贷行业再上紧箍咒。
11月24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以下简称互金协会)发布风险提示称,近期通过互联网为个人提供小额现金贷款服务的机构快速增加,其中有的机构不具备放贷资质且存在以不实宣传吸引客户、暴力催收以及收取…

  蚂蚁金服旗下的芝麻信用已向合作企业发出邮件表示,近期将对涉及金融信贷相关业务的商户进行资质排查。“未具备银行、消费金融公司、或全国网络小贷资质”的公司,芝麻信用将从2月28日停止与之合作。

  继网络小贷牌照发放被暂停后,现金贷行业再上“紧箍咒”。

早在去年8月初,监管正式启动对现金贷的整顿前,芝麻信用就已经对合作的金融类公司进行过一次排查。

  11月24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以下简称互金协会)发布风险提示称,近期通过互联网为个人提供小额现金贷款服务的机构快速增加,其中有的机构不具备放贷资质且存在以不实宣传吸引客户、暴力催收以及收取超高额利息及费用等问题,这种行为的蔓延容易在局部地区引发金融风险和社会问题,扰乱经济和社会秩序。

彼时,不少与芝麻信用合作的互联网金融、现金贷平台公司都收到了芝麻信用通知,明确在去年8月31日前,所有与芝麻信用合作的平台,都必须提供放贷资质或者授权文件,否则将无法继续提供合作。当时,发出的邮件中明确了以下几点:

  互金协会表示,相关机构应当严守法律底线,不具备放贷资质的应立即停止非法放贷行为。

1、如果是自有资金放贷的平台,需提供放贷资质证明文件;如《小额贷款公司许可证》或金融办关于同意该公司(名称中带“小额贷款”字样)开业的批复;银行业《金融许可证》或银监会关于同意开展消费金融业务的批复。

  与此同时,《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获悉,对于一些存在超过法定保护利率以上的各类费用,不当催收等问题的现金贷平台,蚂蚁金服已暂停与它们合作。

2、如果是非自有资金放贷的平台,需提供公司与有放贷机构间的合作协议(如:与小额贷款公司、持牌消费金融、银行间的合作协议),协议内容需为该合作机构为平台上的用户发放贷款。

  易观分析师田杰认为,目前我国市场化的征信体系还没有建立,网贷行业间的债务数据还没有共享,导致行业的整体风控能力较弱。同时,建立风控系统费时费力费用高,网贷机构只能寻求风控较强的机构加以合作。蚂蚁金服此举会加速淘汰一些没有牌照、没有风控能力的现金贷机构,后期或有一波现金贷机构的并购潮或关停潮。

3、如果是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且直接涉及资金归集,需提供公司与银行签署的资金存管协议。

  后期或有现金贷机构关停潮

4、如果是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但自身不在存款发放及还款过程中归集资金,需提供公司与合作P2P间的合作协议,以及合作P2P的银行资金存管协议。

  近日,国家互联网金融安全技术专家委员会发布了《“全国互联网金融阳光计划”第二十二周-我国现金贷发展情况报告》(以下简称报告)。

对比互金平台刚刚收到的邮件可见,8月份的合作平台资质中,并未对P2P、助贷模式等其他无牌照的互联网金融公司的合作“一刀切”。仅要求提供相关资质要求,如P2P平台则需要提供银行资金存管等证明。

  报告显示,截至11月19日,国家互联网金融风险分析技术平台发现在运营现金贷平台超过2000家。

事实上,过去一段时间,芝麻信用在不断提高合作商户的资质要求。表现之一还包括关闭了同为蚂蚁金服投资的趣店旗下来分期的入口。

  上述平台利用网站、微信公众号和APP三种形式运营现金贷业务,其中通过网站从事现金贷业务的平台1044家,通过微信公众号从事现金贷业务的平台860家,通过移动APP从事现金贷业务的平台429家。

值得一提的是,1月30日,腾讯信用正式向全国范围开放公测个人信用分,但仅仅一天之后就下线了。有互金相关人士表示,芝麻信用和腾讯信用的这些动作,是迫于监管压力。

  互金协会提示,不具备放贷资质的应立即停止非法放贷行为,具备合法放贷资质的应主动加强自律,合理定价,确保息费定价符合国家相关法律法规要求。

也就是说非正规金融行业、现金贷将没有信用约束,面临更大的催收难。

  近年来,现金贷行业的迅猛发展引发社会广泛关注,但高利率、暴力催收等问题也被不少人诟病。《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获悉,蚂蚁金服已经暂停与不合规现金贷商户的合作。

    内容来源:带鱼圈

  蚂蚁金服表示,在排查中发现个别商户存在超过法定保护利率以上的各类费用,不当催收,没有按照协议履约等问题,所以暂停了合作;芝麻信用对合作伙伴有明确的准入规则,还会持续排查商户的资质、产品和服务情况。后续如发现类似问题,也会立即停止合作。

    关注“带鱼圈”微信公众号,回复“资料包”下载企业贷款内部资料包

  广州互联网金融协会会长方颂认为,目前大家都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司法解释的36%年利率的“红线”标准来执行,但实际上金融主管部门一直没有出台这方面的管理规定。“所以用行业的自律,这种大机构率先地去明确规则,并且来执行,对行业的规范、标准的建立是比较好的。”

  田杰表示,此举会加速淘汰一些没有牌照、没有风控能力的现金贷机构。但这可能不会督促行业向合规转化,因为监管趋严,风控能力降低,只会让部分现金贷经营困难,它们自身难以扭转这样的局面,后期或有一波现金贷机构的并购潮或关停潮。

  风控须建立在征信体系之上

  当下的现金贷平台,对第三方征信数据都存在着较强的依赖性。以趣店为例,趣店招股书显示,趣店与蚂蚁金服建立了战略合作伙伴关系,芝麻信用为其提供了潜在借款人的信用分析信息,提高了趣店的信用分析能力。

  不仅是趣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此前在注册体验一些现金贷产品时,除提交真实姓名、身份证、手机号等基本信息外,部分平台要授权芝麻信用才能顺利完成注册,或者才能获取更高的额度。

  田杰认为,芝麻信用有支付宝、淘宝等强金融属性数据,能有效地运用于信用分,芝麻信用分的使用效果也是市场中最好的。低费用、高效率、互惠互利导致现金贷机构过度依赖芝麻信用。而它的风险就是导致现金贷机构完全把风控交给其他机构,一旦监管收紧,收益率下行,现金贷机构就难以盈利。

  方颂表示,现金贷风控模式有问题,几乎是不设门槛,通过长期催收来做核心风控措施。其实,事先的审核是最主要的,但是一般现金贷平台没有这么大的能力自己去做风控。比较尴尬的一个问题是芝麻信用没有拿到征信牌照,这就说明我们在基础设施建设方面还是有不足的。所以只能像现在这样摸着石头过河,慢慢地去解决,要么央行牵头把大家的征信系统真正建立起来,要么就是选择性地发一些牌照,一起把缺失的部分建立起来。

让更多人知道事件的真相,把本文分享给好友:

更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