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Mini挤兑风浪,金融交易所产物周到下架

摘要:金融界银行讯
近日,陆金所暂停发布新标,且相关金交所产品已全部下架。此外,PPmoney(惠金所)、腾讯理财通等平台,均已暂停发新标;京东金融、微金所、大麦理财等平台,也已下架近期金交所标的。
7月6日,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下发《…

刚刚过去的48小时里,互联网金融“独角兽”陆金所经历了一场风波。

  金融界银行讯
近日,陆金所暂停发布新标,且相关金交所产品已全部下架。此外,PPmoney(惠金所)、腾讯理财通等平台,均已暂停发新标;京东金融、微金所、大麦理财等平台,也已下架近期金交所标的。

在金融强监管环境下,一则“整治”传言愈演愈烈,并迅速引发市场恐慌和抛售,只不过这阵风来得快去的也快,随着个人债转数量迅速下降,担忧情绪已经明显缓解。

  7月6日,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下发《关于对互联网平台与各类交易场所合作从事违法违规业务开展清理整顿的通知》(整治办函[2017]64号)明确要求互联网平台于7月15日前停止与各类交易场所合作开展涉嫌突破政策增量红线的违法违规业务的增量。同时互联网平台须积极配合各类交易场所,妥善化解存量违法违规业务。

时间线

  此文一出,在整个行业反响很大,已经有多家互联网金融平台已于7月15日前纷纷下线金交所产品。关于金交所“触网”模式备受关注。业内人士指出,这也意味着在“金交所+互联网”违规模式被整顿之时,仅互金公司部分就将有万亿市场受影响。

1,缘由:近期,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下发64号文,即《关于对互联网平台与各类交易场所合作从事违法违规业务开展清理整顿的通知》。文件要求,7月15日前,各互联网平台应停止与各类交易场所合作开展违规业务,同时妥善化解存量违法违规业务。

  据网贷之家最新数据显示,目前全国共有52家金融资产交易所/中心,而全部互金公司与金交所合作的累计规模将在万亿元以上。

2,导火索:7月20日一条市场传言扩散开来,其称陆金所将被整治,呼吁大家将在陆金所平台投资全部退出。

  智能投顾平台从金交所下架产品

3,澄清:当日晚间陆金所发表澄清声明称,”一直以来坚持严格的风险管理,成立6年至今未有任何客户受到损失。目前,陆金所经营管理一切正常,投资者合法权益不会受到任何影响。”

  “多家智能投顾平台赶在7月14日前,从地方金交所下架了相关产品。”一家智能投顾机构负责人透露,原因在于部分智能投顾产品涉及大额信贷项目受益权按份额拆售、单一产品投资者超过200人上限等违规操作。

4,财新晚间报道也提到,近期陆金所并未发生资金风险,只是因为监管层觉得某些产品不合规,几条产品线要暂时下架;其中有些产品年初就下架了。

  一位接近监管的知情人士透露,目前监管部门正在酝酿针对智能投顾产业的监管细则,可能包括智能投顾将按照金融信息服务中介平台进行管理,不允许平台存在自融或资金池业务;若智能投顾平台涉及资产交易,需按资产交易类型申请业务牌照,比如平台参与公募基金产品的智能化资产配置,需获得公募基金产品代销牌照;平台参与私募基金的智能化资产配置,需在相关部门完成备案,严格遵循私募基金向合格投资者(最低投资门槛100万元)募资的相关规定。

5,不买账:但陆金所债权转让板块的标的数量仍在激增,当天深夜,多家媒体提到,陆金所债权转让专区的产品页面上累计转让标的已经超过1万个,债权转让涉及金额是前一日的两倍有余。

  “目前监管细则仍在征求意见,不排除会有一些修改。”上述知情人士透露。

与此同时,为将手中的金融资产快速变现,部分债权转让利率远远高于原始项目利率,且债权转让失败率较平时大幅上扬。

  金交所通道模式风险暴露

6,风波平息:但这种状态并没有持续多久,抛售的标的多,接手的资金也不少。7月21日中午开始陆金所“债权转让”项目数明显下降,到了晚间转让标的已经少了一半,利率也恢复到正常水平。

  自去年“824网贷监管细则”出台后,金交所一度被认为是P2P网贷大额项目的好去处。在不少平台对这一模式仍谨慎观望时,他们的同行们,却通过借道金交所,解决了限额对大标项目的困扰,迅速做大规模。尽管,该模式始终备受争议。

7,21日临近A股收盘,中国平安股价突然出现一波下跌,收盘报51.96元,跌3.8%。

  彼时,多家互联网平台纷纷入股金交所或成为其会员,不少平台还直接向金交所提供非标资产。

对于这场“小风波”,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中心主任、高级研究员薛洪言撰文追问:市场对行业的信心为何就脆弱如此?陆金所有中国平安的支撑尚且如此,其他理财平台遇到类似“流言”又将酿出何种血案?

  然而,金交所模式好景不长。去年底招财宝侨兴债违约事件的爆发,迅速打破了这份“宁静”,也揭开了金交所通道模式背后风险的冰山一角,并催化了这一模式整改的落地。

他认为,随着专项整治工作的顺利开展,互金行业的潜在风险状况已经大大缓解,基本没有引发系统性风险的可能性。现阶段对互金行业的监管,更多地只是整个金融体系监管中的一环而已,不必过度凸显和解读。

  “64号文”明确指出,一些互联网平台明知监管要求(包括交易场所不得将权益拆分发行、降低投资者门槛、变相突破200人私募上限等政策红线),仍然与各类交易场所合作,将权益拆分面向不特定对象发行,或以“大拆小”“团购”“分期”等各种方式变相突破200人限制。

风险

  一些产品无固定期限、资金和资产无法对应,存在资金池问题;一些产品未向投资者披露信息和提示风险,甚至将高风险资产进行包装粉饰,向不具备风险承受能力的中小投资者出售,一旦信用风险爆发,可能影响社会稳定。

财新将陆金所债权转让板块的标的急速上涨又迅速回落,形容为“一场小型挤兑和救市的过程”。

  并非一棍子打死所有合作 不违规产品仍可发售

引发担忧情绪的除了上述提到的64号文,还有一则消息——广东省金融办近日口头通知禁止P2P平台提供债权转让服务(证券时报),而更大的背景是近期全国金融工作会议要求严控金融风险的表态。

  “由于拆标的存在,购买金交所产品的投资人较多,一旦风险爆发,可能影响社会稳定。同时,金交所产品的部分资产风险较高,也不适合风险承受较低的大众交易。因此,监管部门才会紧急叫停。”盈灿咨询高级研究员张叶霞说,不过,这份文件并不是一棍子打死所有的合作,不违规的产品依然可以发售。但是,从实际操作来看,如果底层资产依然是现有的资产类型,那么合规资产的占比较小,那么互金平台的金交所产品成交量大概率呈下滑趋势。

随着监管越来越严,此前火热的金交所模式可能式微。据新浪,此次陆金所下架的也是金交所相关产品。

  开鑫金服总经理周治翰认为,“触网”核心问题在于金交所产品能否通过互联网渠道销售,会不会涉及公开发行。“从最新的监管动态看,证监会今年4月审议通过的《区域性股权市场监督管理试行办法》已于7月正式实施,其中规定了以下两种方式不属于公开发行:通过运营机构的信息系统等网络平台向在本市场开户的合格投资者发布证券发行或者转让信息;投资者需凭用户名和密码等身份认证方式登录后才能查看。”

网贷之家数据显示,全国共有46家与金交所合作的平台,截至7月14日,除了陆金所之外,PPmoney(惠金所)、腾讯理财通等平台,均已暂停发新标;京东金融、微金所、大麦理财等平台,也已下架近期金交所标的。新浪:

让更多人知道事件的真相,把本文分享给好友:

互金平台和金交所的合作产品模式,主要是以大拆小等形式将收益权拆分。而金交所模式的发展,则源于去年8月24日出台的《网络中介机构业务管理办法》(《办法》)。《办法》规定,同一自然人在同一网贷平台的借贷余额上限不超过20万元,在不同网贷平台借款总余额不超过100万元;同一法人或其他组织在同一网贷平台的借款余额上限不超过100万元,在不同网贷平台借款总余额不超过500万元。

更多

这使得“大额标”平台和以“资产证券化”为主要产品的平台被迫转型,不少网贷平台就与可以发布非标资产的金交所展开了合作。

不过,去年底招财宝侨兴债违约事件的爆发,揭露了金交所模式的风险,并催化了整改落地。

华尔街见闻此前介绍过,陆金所是平安集团旗下在线财富管理平台,于2011年9月在上海注册成立。陆金所最近一轮融资发生在2016年1月。彼时,陆金所控股完成B轮12亿美元融资,估值185亿美元。2016年12月,陆金所将P2P业务拆离,由旗下平台陆金服负责网贷业务。

据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的披露数据,截止6月30日,陆金服交易总额715.06亿元,其中待偿金额569.16亿元,逾期金额1.75亿元,金额逾期率0.31%。平安集团2016年年报显示,截至2016年12月31日,陆金所平台累计注册用户数2838万,较上年末增长55.0%,活跃投资用户数740万,较上年末增长103.9%,2016年新增投资用户数445万,同比增长33.3%。

【本文由 “贝塔方金融” 发布,2017年07月23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